共享上边框
   

制度反思——制度分析文集

 

 

 

雅雨主页  李尚勇文集  制度反思 学术专著 留言评论

当前有:1084人正在访问本网站 本文集访问人次:617513  

题注:我找不到报刊发表此文,但主流网站正在转载:中国改革网人大与议会研究网中国改革论坛网中国选举与治理网共识网;……


为什么经济体制改革需要政治体制改革去推动?(1)

尚  勇



写作时间:2010年11月22日    浏览次数:7901


我国社会又一次进入“转型期”,“实现经济发展战略性转型”已经提上日程,以民生为核心、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型已经成为“十二五”规划的主线。这个战略性目标可以分解为经济转型、社会转型和政府转型三个子目标,其中,经济转型是“三大转型”的核心目标,而政府转型则是“三大转型”能否顺利实现的关键。

现阶段的经济转型,是要从过去以GDP为中心的“增长主义”经济发展模式,向涵盖经济增长、结构优化、分配合理、就业充分和环境绿色等五大要素的“可持续发展”经济发展模式转变。[1]

要实现上述经济转型显然需要深化经济体制改革,而化经济体制改革又需要政治体制改革的推进。反过来,如果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推进,包括政府转型在内的“三大转型”都无法真正推进。这是中国社会又一次遭遇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

回头看30年,我国改革开放的一次次实质性推进,都是以政治体制改革的推进为条件。现阶段,又到了政治体制改革不推进,经济体制改革就不能深化的地步。

那么,为什么现阶段经济体制改革需要政治体制改革去推动?

从根本上说,这是由我国目前“权力+市场”的社会经济现实所决定的。

改革开放30年,我国走过了一条市场化改革的道路。目前,虽然已经从根本上摒弃了计划经济,但并没有真正建立起市场经济体制,而是形成了“权力+市场”的体制。1992年,我国最终确立了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目标,但是,由于经济体制改革并没有触动权力构架,反而给权力与资本结合留下了足够大的空间,结果造成了缺乏制衡的权力与唯利是图的资本相结合,由此形成了具有市场因素的权力经济,有学者将其称为“权力市场经济”[2],经济学家吴敬琏在10多年前将其称之为“权贵资本主义”。

“权力+市场”体制造成的最大社会问题是,收入分配悬殊,且迅速向两极分化。目前,这种迅速分化的局面,几近失控。原始资本主义一般需要100~20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形成两极分化的局面。在我国,按现在的分化速度,这个过程可能会缩短9/10

不过,如果从制度角度分析,纯粹的权力经济和现代市场经济本身并不会出现两极分化。

计划经济的本质是集权经济。它只有一极,即特权阶层。例如前苏联,“直接享有特权的高级干部达70万人,连同他们的家属总计达400万之众” [3]。他们享有高标准的“特供”,生活富足,衣食无忧。与之相对的是全国普遍的贫穷,即“高干”以外的干部清苦,全国民众贫穷。这是一个全国人民一起受穷的体制,它以民不聊生和平均主义为特征(1978年,我国的基尼系数在农村为0.29,城镇为0.16)[4],没有“两极”,也不会“分化”,但它最终会因为广泛的贫穷所导致的社会危机而解体。

市场经济是人类找到的机制最好、效率最高的经济制度。但是,原始市场经济(或曰原始资本主义)在成就生产力极大发展的同时,也造成了社会的两极分化。随着自由竞争逐渐走向经济垄断,社会财富愈来愈向富人集中,贫穷愈来愈向穷人集中。两极分化的最终结果必然是社会大动荡、经济大破坏。西方原始市场经济的两极分化在20世纪初达到了顶峰,它的直接后果就是频繁发生的经济危机、全球经济危机、社会革命和两次世界大战,最终付出的惨痛代价是,几十个国家一片废墟,上亿人因战争死亡(一战死亡人数超过5500万,二战大约6000万人死亡,再加上各国内战死亡人数)。

从20世纪30年代中期开始,西方政治家在深刻反思、反省原始市场经济的弊端之后,部分接受并吸收了马克思经济思想的合理成分,对原始市场经济进行了具有“社会主义”意义的三大改造。(1)政府有限介入宏观经济,通过国家宏观调控,对社会经济注入了“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的因素,缓解了社会经济的大幅剧烈波动。(2)政府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干预资源配置,如调节外部性产品生产,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等等。(3)政府强有力地调节收入分配,实行覆盖全社会的社会保障制度,从制度上保障社会底层的穷人能够生活得“有尊严”,并能分享社会经济增长的好处。为此,国家对富人实行高税收政策,以帮助穷人提高生活水平,这逐渐成为包括西方发达国家在内的世界主要国家的普遍做法。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原始市场经济过渡到了现代市场经济。在这种经济制度下,社会的贫富矛盾被大大减缓,两极分化被化解,被“逼退”。(这也是“二战”以后,现代市场经济的国家,经济长足发展、社会高度稳定的基本原因。)

有经济大师曾经高度评价现代市场经济对于人类的重要性,他说,到目前为止,人类还没有找到比市场经济更好的经济制度。我们的后代比我们更智慧,他们也许能够找到比市场经济更好的经济制度,但是,现在还没有。

现代市场经济(即好的市场经济)正常发挥功能需要两个基本条件。一是有一个好的法治基础,二是有一个受法律和社会约束的有限政府。

现代市场经济是以独立自主的经济人(企业或个人)为主体的自由交易的经济制度。由于利益多元化,该制度本身无法自我维持交易秩序,因此,它需要一个好的法治来提供基本的制度保障。

另一方面,现代市场经济的正常运转离不开政府。它需要政府运用法治为市场交易提供基本的规则制度,如保护产权、规制市场、维护竞争、当好裁判等等;也需要政府适度干预宏观经济,减少社会经济的过度波动;更需要政府为整个社会提供基本的生存和发展保障,如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社会保障等等。

但是,由于政府的特殊地位(社会经济的管理者),使得政府的权力天然大于经济人,而且,政府还有自我膨胀、随意扩大权力的倾向,并且很难自我抑制,因此,政府必须接受两大约束。一是法律、法治约束,即政府必须在人民授权并接受法律约束的情况下履行职责;二是经济约束,即政府必须与经济利益保持距离。政府只能“花钱”,而不能自己“挣钱”,这是实行现代市场经济国家的一条不能碰触的“红线”。政府只能通过法定程序征税取得收入,不能也不允许政府介入微观经济,谋求经济利益。由此建立起来的政府是一个“有限政府”,即政府自身在权力、职能、规模和行为方式上都受到法律和社会的严格限制和有效制约。

由此引申出来的是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关系的纲领性原则:凡是市场能够处理、并处理得了、处理得好的事情,都交给市场;政府只在“市场失灵”的情况下,处理市场处理不了或处理不好的事情。

然而,在我国,虽然选择了市场经济体制作为的改革目标,但是并没有按照现代市场经济的上述要求和条件去规范政府,规范权力,规范市场,其结果必然造成不受约束的权力与原始市场经济相结合。在这个“权力+市场”的体制中,既缺少一个好的法治基础,又缺乏一个受法律和社会约束的有限政府。其结果是,现实的市场普遍缺乏规范;现实的政府无所不能,在权力、职能、规模上不受限制,在行为方式上也不受社会监督与制约。

政府始终占据着经济垄断的有利地位而不愿退出,各级政府亦深深地陷入微观经济而不能自拔,而经济利益的诱惑与干扰,又使得政府既没有为市场交易提供基本的规则制度(如产权保护、竞争规则、公正的裁判等等),又不能为整个社会提供基本的生存和发展保障,如没有建立起覆盖全社会的社会保障制度,甚至也没有能够有效地约束住权力腐败,没有遏制住由垄断和腐败所导致的收入分配悬殊、且迅速向两极分化的趋势。

在落后的权力构架条件下,不受约束的权力深深地嵌入市场,一方面,权力通过“寻租”、“设租”谋取经济利益;另一方面,官商勾结、官商一体,甚至直接化公为私(如国企改制时期)。

在理论上,可以利用“租金规模”去度量权力嵌入市场的“深度”。

租金是政府运用行政权利对经济活动进行干预和管制而取得的超额收入。政府及其官员谋求这种超额收入的活动,称为“寻租”;通过设立新的干预和管制范围而谋求超额收入的活动,称为“设租”(例如,郑州市政府设立“馒头生产管理办公室”牟利[5])。

腐败源于政府及其官员“寻租”、“设租”,腐败收入来源于租金,腐败规模取决于租金的规模,租金规模取决于政府“干预和管制”的规模。据此,从1980年代后期以来,有许多经济学家通过计算政府“干预和管制”规模,间接测算租金总额占GDP的比例,其结果差别不大,该比例高达20%~30%。“世界很少有国家达到这么高的水平”。[6] 

下图是“1989~2009年我国租金规模绝对值”。从图中可见,2009年,我国租金规模的绝对值高达6.81~10.22万亿元。20年间,租金规模的相对比例不变,但随着GDP总量的增大,租金规模的绝对值增大了19倍。

这也就是说,在我国“权力+市场”的体制中,权力嵌入市场的“深度”相当于GDP的20%~30%。目前,通过“权力骚扰市场”的方式,各类权力采取各种合法、准合法和非法的形式,最高可以获得超过10万亿元的经济利益。

(接下页)

 

[1] 迟福林:《第二次转型》,中国经济出版社,20103月。

[2] 杨继绳:《权力市场经济的困境》,2010511日,中国政法大学演讲报告。权力市场经济就是公共权力非法或越位参与市场、左右市场运行的政治经济体制。

[3] 王幼辉: 苏联解体的根本原因》,《同舟共进》,2006年第10期。

[4] 吴敬琏:《 当代中国经济改革:战略与实施》,上海远东出版社,19991月出版,第417页。

[5] 中国新闻网:《“馒头大战”平息 郑州撤销“馒头办”》,转引自:新浪网∕新闻中心∕社会万象,200145日。

[6] 吴敬琏:《极左极右都危险》,《中国改革》, 2010年第11期。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去评论

 
共享下边框

 
版权所有(C) 2008-2016 雅雨-普通人-李尚勇个人网站 版权所有
工作单位:——;通讯地址:——;邮政编码:——
作者E-mail:lsyongs@163.com;电话、手机:发E-mail索取。

   知识产权声明:1、《制度反思-制度分析文集-雅雨-个人网页》所有内容,欢迎链接;2、引用请注明出处;3、非经作者本人书面允许不得转载;4、若要出版本网页的文字,请与作者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