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上边框
   

制度反思——制度分析文集

 

 

 

雅雨主页  李尚勇文集  制度反思 学术专著 留言评论

当前有:2707人正在访问本网站 本文集访问人次:603884  

走上“神坛”的外语考试祸国殃民(1)

尚  勇



写作时间:2005年6月    浏览次数:2679


从什么时候开始,外语考试成了千千万万中国人心中的痛?

在“十年浩劫”中,一句“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语”成了政治野心家们的炮弹,他们据此否定外语教学,鼓吹“知识越多越反动”,借此迫害知识分子。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拨乱反正,恢复了高考,恢复了外语教学,恢复了外语考试,也恢复了对知识和知识分子的尊重,这是令人欣慰的。不过,事情慢慢就变了味,尊重知识,变成了尊重外语知识,尊重人才,变成了尊重人才的外语水平。矫枉往往过正,事物容易走向自己的对立面,但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还是有关部门的导向、行政官员不切实际的高标准和一些利益集团恶意的推波助澜,外语考试(主要是英语考试)在各类学校、各行各业泛滥开来,已经到了怨声载道、祸国殃民的地步!

一、职称外语考试逼良为娼

职称外语考试是重灾区。

对没有外语要求的岗位规定评职称必须考外语是荒谬的。一个人大学毕业并从事本专业工作10年以上,一般情况下应该成为该单位的工作骨干,如果勤于钻研他往往会成为业务尖子。如果他的工作岗位没有外语要求,而他对外语也没有特殊兴趣,那他多半不会刻意去温习外语,10年以后,他的外语应该忘得差不多了。这个时候,为了升职增薪,他必须考虑评中级或副高级职称,然而,他这个时候多半是通不过职称外语考试的。这是就一般情况,或者大多数情况,因而应该带有普遍性和规律性。

人事部门很清楚上述情况。80年代恢复职称评定工作以后,人事部门是这样来操作职称外语考试的(以四川为例):考试前先出几套试题(一般是3套)作为考试复习题发给参考人员;正式考试的试题绝大多数就是从复习题中抽取的。如此一来,很少有人考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多种期望甚至利益被注入职称外语考试,职称外语考试的要求被逐渐提高,最后,工作在没有外语要求岗位上的应试者大多数事实上通不过这种考试。于是,有相当规模的考场作弊在全国范围内发生了。有的找枪手,有的现场“勾兑”,有的搞定监考人员,有的运用各种现代通信工具巧妙作弊……

笔者所在单位没有外语要求,除个别外语专业人员外,没有人真的会外语。单位上的副高职有好多个,几乎没有人能够真正通过职称外语考试,但又都通过了考试。有个业务尖子,研究生毕业,30年工龄,科研业务样样出众,几乎年年被评为先进,是本单位 “学术委员会”和“中级职称评审委员会”中唯一没有副高职称的成员。他只所以没有评上副高职,就因为他不去参加职称外语考试,他不去参加考试是因为他通不过考试又不愿意考试作弊。在该单位,守住知识分子的最后道德底线不去参加职称外语考试的还有几个,有的已经愤然提前退休。但是,大多数人并不这样,在严酷的现实面前,人们的理性选择是考试作弊过关。

明知道大多数人通不过外语考试,却偏偏要规定评职称必须通过外语考试,同时又容忍全国的大面积考试作弊,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选人用人制度?这种制度具有什么样的导向作用?明知道大多数人通不过职称外语考试,却偏偏要规定人人必须通过外语考试,这实际上是“逼良为娼”!作为知识和文化载体的知识分子都被逼得作弊作假、道德丢失,这个社会还能指望谁去弘扬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和优良道德?

其实,评职称就应该评业务、评科研,某人够不够中级高级职称的标准,应该根据该行业、该岗位的要求,考核他的业务能力、学术水平和科研成果。说破天外语也只是一种工具,虽然在个别行业中和特殊岗位上(如科研机构、大学教授),学术水平包含外语水平,但对绝大多数行业和岗位来说,外语水平与科研成果、业务能力并没有必然联系。在职称评定的有关规定中,把科研成果和业务能力的标准定得很低,却把外语标准定得很死,这是本末倒置。

根据少数特殊行业和岗位的实际需要,对其提出职称外语的要求本来无可非议,但是,用要求少数精英的标准去要求大众,就显得弱智。这种低级错误造成的却是惊天的恶果。

二、研究生入学外语考试排斥人才

研究生入学考试必须考外语,这本来没什么说的。因为研究生教学培养的是高级学术人才,专业外语是他们必须具备的工具。然而问题是,我国“挤”研究生这根独木桥的人太多(2003年有79.7万人、2004年有94.5万人报考),而且全国有研究生招生资格的高校也太多,于是,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用外语全国统一考试(再加上政治全国统一考试)来统一标准,进行宏观控制。这样一来,“考研”演变成了考外语。本来,研究生层次应该培养高级专业人才,需要招收专业优秀的学生,可现在外语具有决定性的意义,这迫使芸芸考生转而苦攻外语,而不是主攻专业,也使得那些专业平平的学生,通过突破外语而挤进研究生的行列。每年有不少考生敢于跨专业考研,每年也有一批跨专业考生被录取,这也说明研究生招生重外语而非重专业。

这样的制度设计使那些专业出众、有望成为杰出专业人才的学子与机遇失之交臂。笔者有一位同学酷爱物理学,对无线电传播理论着迷,专业课程出众,很受专业课老师赏识。用他自己的话说,书都读了好几书柜了。10多年前,他立志报考研究生,主攻无线电传播——也就是要研究“隐形飞机”。可历史给他开足了玩笑。他总共考研5年,每年专业课都是高分,但外语和政治总是考不过。要不政治刚好上线,外语差1、2分,要不外语刚好上线,政治差1、2分。最后一年,政治上线,外语差1分。一个人能有多少个青春5年?他只好放弃了他的志向,愤而远离了他心爱的“物理学和无线电传播”——也许,现行的研究生招生制度是生生地扼杀了一个“隐形飞机专家”。

还有一个典型个案。一重点大学招收了一个数理化出众的学生,该生学习刻苦,勤于思考,有几次专业课老师因病缺课,他竟自告奋勇代劳。他专业课成绩优秀,年年都拿奖学金。可是,他就是考不过英语四级,最后就是没有拿到学位,保送研究生自然也与他无缘。他有心考研,但英语成了他永远的痛。

也有一个相反的个案。在笔者的研究生同学中,有一个英语本科生凭借他的英语的绝对优势转专业考取了某文科专业研究生,由于缺乏专业基础知识,专业课程一塌糊涂,全靠同学们帮助他混过关。他最后顺利毕业了,但是,哪个单位能把他作为该专业的专业人才使用?我们的研究生教育培养这样的“人才”干什么?

一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在外语上花了太多的精力,在专业上就不可能太出色,更何况研究生招生看重的是外语而不是专业,所以,在现行制度下招收的研究生,外语和专业都出众的天才只能碰巧撞上,就一般而言,大多数只能是外语过关、专业平平,或者换句话说是,工具过关,本事平平。我们能指望在这种素质的研究生中出多少具有国际水平的优秀专家?我们能指望在这种研究生中出几位“诺贝尔奖”得主?与此同时,这个制度又淘汰了多少潜在的国际专家,淘汰了多少潜在的“诺贝尔奖”得主,这只有“天”知道。很显然,现行的研究生招生制度不是按照高效率选拔潜在优秀专业人才的要求去设计的,它不能很好地担负起为我国“科技现代化”培养和准备人才的重任。

现行的研究生招生制度事实上排斥潜在的优秀专业人才,这与研究生的培养方向背道而驰——这也是让外语考试给“闹”的。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去评论

 
共享下边框

 
版权所有(C) 2008-2016 雅雨-普通人-李尚勇个人网站 版权所有
工作单位:——;通讯地址:——;邮政编码:——
作者E-mail:lsyongs@163.com;电话、手机:发E-mail索取。

   知识产权声明:1、《制度反思-制度分析文集-雅雨-个人网页》所有内容,欢迎链接;2、引用请注明出处;3、非经作者本人书面允许不得转载;4、若要出版本网页的文字,请与作者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