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上边框
   

李尚勇文集

雅雨主页 李尚勇文集 制度反思 三农困局 学术专著 留言评论

当前有:2716人正在访问本网站 本文集访问人次:320910

题注:该文发表 在《学习时报》2000年9月11日;并以《树立科学发展观 迎接西部大开发》为题收入《四川城镇发展纵论》第一篇,第53-55页(杨洪波编,中国经济出版社,2005年版)。

>>去评论

富民为本:西部开发的关键

李尚勇

内容提要迎接西部大开发首先应该摈弃几种错误的发展思路,一是“等靠要”,希望依靠国家来推动西部经济发展;二是模仿东部的发展模式特别是产业模式来发展西部;三是采用变形的但实质上仍然是传统计划经济的发展模式,走自上而下的发展路子;四是缺乏长期开发的思想准备。在此基础上,树立“富民为先”、“富民为本”的正确发展观,通过“富民”政策引导西部民众参与西部大开发,通过由西部民众参与的西部大开发来实现富裕西部、富裕西部老百姓的最终目标。

【关键词】西部大开发 发展思路 富民政策

 

大开发已经走进了我们西部。目前,西部各级地方政府都在制定自己的发展战略。要制定正确的发展战略必须要有正确的发展观,而目前一些人的发展观令人担忧。笔者认为,目前的西部大开发是落后的西部千载难逢的一次发展机遇,如果发展观不正确,发展战略不当,失去的就不仅仅是一次机遇。因此,树立正确的发展观显得尤其重要。

一、摒弃几种错误的发展思路

要树立正确的发展观,首先应该摒弃几种错误的发展思路和做法。第一,不能依靠国家来推动地方经济发展,这不仅仅是要克服“等靠要”的思想。过去,西部的工业化主要是依靠国家来推动,国家推动、国家出钱,当然更多的是考虑国家的工业化目标。建国几十年来,国家多次开发过西部,但都是资源性开发,即开发西部资源以支持东部地区的工业发展,进而加快国家的工业化进程。其结果,虽然国家在西部投入了大量资金,也建立了一大批工业企业,但是当地居民,特别是广大农民并没有从这种资源开发中得到多少好处。这一次西部大开发最主要的就是要让西部的居民,特别是广大农民富裕起来。要做到这一点,只能在国家政策支持和有限资金支持的前提下,主要依靠动员西部的力量来发展西部,主要依靠动员西部的经济资源(主要是人才、技术、资本)来开发西部。

第二,不能模仿东部的发展模式来发展西部,最重要的是不能仿效东部地区的产业模式。东部地区的产业模式是东部地区在发展中逐步形成的,这种产业模式确实帮助他们由贫到富。但是,这种产业模式的背后是大比例的市场份额。正是靠这种市场份额,东部地区才有今天的富裕。西部地区在没有市场和市场份额的支持下仿效东部的产业模式,只能自讨苦吃。人家的产品能够赚钱是因为人家已经有市场,我们的产品赔钱是因为我们重复建设缺乏市场。我们的投入缺乏效率,不仅使我们背上包袱,而且也扩大了我们与东部的差距。

事实上,东部的崛起是若干有利条件共同作用的结果。这些有利条件除了历史地理优势、国家政策倾斜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国际条件。据联合国有关机构的解释,80年代前后,国际跨国公司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了一次产业结构调整,它们把世界制造业加工基地规划在拉美和亚洲,其中亚洲“增长区”包括四小龙、东盟南部的国家和我国东部地区。各跨国公司把自己的传统加工工业转移到这些地区,自己则转向高新技术产业。在上述区域内,各国(和地区)的资本相互投资,资源相互调剂,产业互补整合,共同承担世界制造业的加工任务,同时也分享世界新技术革命的成果。我国东部地区的改革开放正好赶上了这次世界产业结构调整的大好时机,因此,东部地区能够引来外资、引来先进技术,同时也能够扩大(更准确地说是“分得”)自己的世界市场份额。

目前的西部大开发缺乏这样的国际条件,因而也缺乏市场,既缺乏国际市场,也缺乏国内市场。因此,一味的争项目、上工程,并不一定能为西部带来利益。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不少专家指出,西部最缺乏的不是资金而是人才。没有各种高级专门人才去开发产品、开发市场,再多的资金也会被糟踏。

第三,应该改变“书记抓项目,县(市)长跑贷款”的经济发展模式。首先,这是一种计划经济发展模式的变种。这种发展模式是从计划经济发展而来的。改革开放以前采用项目嵌入式发展,八十年代“拨改贷”“分灶吃饭”、九十年代实行“分税制”以后,逐渐形成了今天这种模式。它采用一种自上而下的嵌入式发展思路,其实质仍然是计划经济。其次,它在本质上是由权力配置资源,这与真正的市场经济的要求并不一致。真正的市场经济是由市场配置资源,按自下而上的发展思路运作,多元投资主体、各类市场主体在其中唱主角。地方政府在这里的主要职能是为这些投资主体和市场主体服务,为它们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为它们企业的生存发展创造条件。地方经济的发展只能靠它们。再次,这种发展模式实质上是由地方政府去推动地方经济发展。在“分灶吃饭”的情况下(西部多为“吃饭财政”),地方政府更多的是考虑地方财政收入;在现行干部体制和考核标准的条件下,官员个人则看重所谓“政绩”。由于前者,老百姓,尤其是广大农民并不能从这种自上而下的发展中得到多少好处;由于后者,这种嵌入式发展往往成本高,浪费大,效益极低。

第四,没有长期开发的思想准备,认为西部开发虽然不能象东部地区那样,以“一个星期一层楼”的深圳速度发展起来,至少在一、二十年后也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事实上,东部可以在短期内崛起,而西部的开发则必然是长期的。这是因为,西部的开发要比东部艰巨得多,也复杂得多。西部的长期发展存在许多问题,比如,交通通讯等基础设施薄弱、许多商品缺乏竞争力、市场发育不够、改革开放滞后,文化、科技、教育水平较低,劳动者整体素质不高,城乡之间经济发展严重不平衡,大部分地区生态环境问题严重。其中的少部分问题可望在短期内有所改善或好转,但大部分问题在一、二十年内不会有根本改变。西部开发的真正困难有二,其一,让乡村跟上城市发展的步伐;其二,既要考虑经济发展,又要考虑生态环境保护。西部存在的问题和困难决定了西部开发的长期性,我们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美国的西部开发经历了100多年,我们的西部开发要有几代人艰苦奋斗的准备。

二、坚持“富民为先”、“富民为本”的发展观

上述几种错误发展思路的背后有一个共同的深刻原因,即这些“大开发”没有一个正确的目标定位。

西部大开发以什么为目标,财政增收还是富民?也许有人会说,这两者是一致的。但事实上两者差距很大。上面几种发展思路实际上都是以增加地方财政收入为目标。当然,这自有它们的理由。西部地区,尤其是边远地区大多是“吃饭财政”。由于经济落后,行政机构过度膨胀,吃财政饭的人员过多,地方财政不堪重负。为了解决日益膨胀的吃饭问题,这些地方不得不把经济发展的首要目标定在财政增收上。这种由地方政府推动的经济发展,必然具有国家推动的性质,即以自上而下的嵌入式项目推进为特色。如果这种嵌入式项目推进能够起到“发展极”或“增长点”的辐射作用,它们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带动当地居民富裕的作用。但问题在于,地方政府的项目设置往往更多的考虑财政收入,而较少的考虑辐射和带动作用。越是落后的地区、越是“吃饭财政”,它们就越少或更难考虑辐射和带动作用。结果,不少项目由于单纯考虑财政收入而缺乏辐射和带动作用,一开始就缺乏微观支持,进而也缺乏市场支持,最终走向失败。即使是成功的项目引进,由于缺少辐射和带动作用,最多也只能起到增加财政收入的作用,而不能使老百姓,特别是广大农民从中受益。几个孤立的经济小岛的突起并不能在一片贫困的汪洋中形成真正的造山运动,几个嵌入式项目的成功并不能完成大开发的战略任务,不能实现富民兴区的战略目标。

与上述观点相反,笔者主张在西部大开发中树立“富民为先”、“富民为本”的发展观。其基本理由有四,第一,在发展中国家,政府(国家)推动虽然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形式,但是,经济发展的基本的、原始的、不衰的动力最终来自民间。在经济发展的早期,政府推动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当走过了最初的几步台阶以后,经济发展就需要民间跟进,并且,经济的持续发展程度往往取决于民间跟进的情况。我国东部经济的发展正是这样走过来的,而东部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也要取决于民间经济、特别是农村经济的跟进。所以,如果说经济发展的起步确实需要政府自上而下的推动的话,那么,经济往“纵深”发展就需要民间自下而上的广普动力。第二,我国的西部大开发与英美等国的西部开发有所不同。英美等国的西部开发虽然形式上更多的表现为政府(国家)推动,但他们的市场经济原本就是以私人资本为基础,在那里,经济发展的原始动力原本就是来自民间,而不是来自国家或地方政府。在我国,几十年来经济发展的推动力都是来自国家和地方政府。虽然这种情况在东部已经有所改变,但在西部仍然根深蒂固。不转变观念,不调动民间力量,不把经济发展的基点放在民间,西部大开发难以深入。第三,民间经济发展的直接成果就是造成“民富”,其中尤其重要的是广大农民的富裕。民富直接推动并造成地方经济发展,同时也直接增加地方财政收入,政府财力的增强会进一步支持“富民”工作。这是一种良性循环,它有利于地方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这是一种连古代帝王也懂的“藏富于民”、“休养生息”、“小河有水大河满”的思想。与古代帝王所不同的是,我们以“民富”为最终目的,他们则以“民富”为手段。第四,西部大开发的实质在于富民,而大开发的真正困难也正在于富民。只有坚持“富民为本”的发展观,才能实现“富民”的战略目标;只有坚持“富民为先”的发展观,才算真正抓住了西部大开发的牛鼻子;只有西部的老百姓,尤其是西部的广大农民开始走上富裕之路,西部大开发才算是真正的初见成效。

当然,坚持“富民为先”、“富民为本”的发展思路,并不是要完全否定抓项目增收的做法,相反,这一发展思路也肯定抓项目增收的积极作用,不过,这需要正确处理抓项目与富民的关系。第一,富民是中心,是根本,是最终目的,即富民为本;抓项目是手段,是条件,它服务于最终目的。第二, 在今天的特定历史条件下,“项目”还是要“跑”的,因为,跑来的“项目”代表着切来的“蛋糕”。如果项目确实有效益,它可以增加地方的财政收入,增强地方的经济实力,也为富民、大开发创造了有利条件。不过,不能把抓项目、上项目作为富民、大开发本身,地方政府的工作重心不能放在“跑项目”上,否则就本末倒置了。政府的存在是为了富民,而政府存在的基础在民富。没有民众的富裕就没有政府的不衰的财源。实际上,项目带来的财政增收只是短期的,而民富才能造成财政的长期增收。第三,要通过抓项目、上项目来带动富民、大开发。这就要求所上项目具有辐射作用,能够带动当地经济发展,能够带动当地居民致富。在这一点上,东部地区的发展,特别是县乡镇的发展,为我们提供了不少有益的经验。而西部的问题恰恰在于学了皮毛,丢了根本。这个根本就是,依靠市场机制,调动多元化的社会资本、民间资本。

总之,西部的落后地区,特别是落后的市县乡镇必须在观念上来一个根本的转变,以富民为目的、以富民为根本、以富民工作为中心,去迎接并部署西部大开发。

 
·写留言· (带*号必需填写,谢谢合作!)

* 昵称:

20个中文、字母、下划线或者减号

联系方式:

* 内容:

最多300字
* 输入验证码:          
· 留言列表 ·
 
  编号:1
网友昵称:六月蛇
留言时间:2007/4/19 19:56:58
  联系方式:http://blog.sina.com.cn/u/1195922704
  留言内容:西部开发,富民是最终目的。
留言总数:1, 现在是第1页一共有1页。
首页  前一页  后一页  末页
 共享下边框
 

版权所有(C) 2008-2018 雅雨-李尚勇个人学术网站 版权所有

工作单位:——;通讯地址:——;邮政编码:625000
E-mail:lsyongs@163.com;电话:;手机: 来Email索取.
知识产权声明:本个人学术网站所有内容,欢迎链接;引用请注明出处;非经本人允许不得转载;若要出版本网站的文字,请与本人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