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上边框
       
  书稿:《求解地震预报的制度困局》——李尚勇著
 
 

雅雨首页 李尚勇文集 制度反思 学术专著 人口困局 留言评论 

  当前有:504人正在访问本网站 本专栏访问人次:154417.

地震预报尴尬局面的制度原因及其出路(17)>>解放政府>>正文


李尚勇:2008年9月18日征求意见稿

上一页  下一页

>>去评论


四、解放政府——政府的责任重点

开放型地震预报制度的最大特点是把政府从无限责任中解放出来。政府不再直接发布地震预报,也不在发布地震预报之后采取极端化措施组织公众防震避险。地震预测信息公开透明,公众自主决策防震避险,政府可以从“报也不是、不报也不是”的旋涡中脱身出来,集中精力做好防震减灾工作。

至此,政府防震减灾的责任重点发生了很大变化:(1)政府领导并支持地震部门的预测预报工作,为他们提供必要的经济保障和法律支持,让“主流”和“非主流”科学家都能够运用先进技术开展地震预测工作,让群测群防不因经费问题而有名无实;可以通过立法,为地震预测制定开放的工作方针,为“非主流”预测和群测群防制定基本制度,为地震趋势会商会制定基本议事规则,为短临预测决策制定决策规范。(2)当地震发生以后,政府启动紧急预案组织救援,同时协调并组织非政府和国外的救援力量。(3)政府也可以制定紧急预案,应对高概率强震预报,指导公众紧急避险。

除此之外,政府在指导公众防震避险和建筑安全等方面都可以大有作为:

1、宣传防震知识,组织防震演习

在封闭型地震预报制度下,没有向公众公布地震趋势的中长期预测,地震重点危险区范围保密,“宣传防震知识、组织防震演习”显得无的放矢,响应者寥寥。没有身处危险区的紧迫感,组织者和公众一般都不会把学习防震知识和防震演习当回事。

四川安县桑枣中学一共有2200名初中学生,90多名老师。5·12汶川大地震来临时,仅仅1分36秒,全校师生全都站在了操场上。之所以如此迅速,是因为训练有素。从2004年开始,校长叶志平组织全校师生每学期搞1、2次紧急疏散演习。他们详细设计了各班的撤离通道、疏散路线和到达操场的站队位置,每个学生对自己的撤离路线烂熟于心,每个老师对自己的监护和站队位置也烂熟于心。[1]

需要说明的是,桑枣中学紧急疏散演习的目的并不是“防震”,而是“防火、防停电”。他们虽然地处强震危险区,但当地并没有宣传地震知识,也没有组织防震演习。以防火为目的的紧急疏散演习在强震紧急关头挽救了全校师生的生命,有点“歪打正着”,但校长叶志平珍视学生生命的务实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在开放型预地震报制度下,地震部门公布了中长期预测,地震重点危险区的范围大致划定。特别是年度预测信息公布以后,重点危险区范围和地震震级大致明确。在有潜在危险的背景下,在重点危险区“宣传防震知识、组织防震演习”就能有的放矢。公众会积极响应,认真参与。宣传和演习的效果比无的放矢强很多。

1975年海城地震的震亡率仅0.16‰,这主要受益于两点:一是政府发布了临震预报,及时疏散居民;二是地震知识家喻户晓,没有接到通知的人们,根据地震前兆自行疏散了。普及地震知识是当年的成功经验:地震知识宣传画随处可见;地震部门“采用电影、幻灯等形式宣传地震知识1000余次,发出宣传材料十几万册”。[2]

普及地震知识并认真做好演习,可以有效地避免因无知而导致的无谓伤亡和损失。

与桑枣中学相反,地震来临的时候,有的学校老师竟然命令学生“坐着别动”,有的老师让学生“安静”地坐在已经严重震损的楼房教室里等待。如果遇上较大余震,后果不堪设想。事后,当地电视台还把这些老师的错误决定作为“临危不慌”的先进事迹进行报道。

汶川大地震后,有些媒体片面报道的一些逃生“经验”,如某小女生从6楼跳到田里安然无恙[3],严重误导公众。在后来的余震中,就有学生跳楼逃生,严重摔伤。

“普及地震知识、组织防震演习”还可以做得很细。比如,通过基层职能部门、专职人员和社区组织,为每个单位设计疏散撤离方案,为每片小区安排疏散避险区域,甚至为每户居民制定避险应急方案,等等。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规划、督导、检查、评比,对于这些防震减灾基础工作至关重要。

2、指导重点部门准备防震预案

在强震背景下,政府应指导那些重点部门和单位(比如,学校、车站码头、大型商场、高危企业、等等)做好防震预案,这是防震减灾的重要环节。地震都具有突然袭击的特点,即使在有短临预报的情况下也是如此。因此,做好重点部门和单位的防震预案,应对地震的突然袭击就显得尤为重要。历史的经验证明,有预案和没预案完全不一样。有科学的预案且认真落实,能创造防震减灾的奇迹。

开滦矿务局地处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极震区,然而,他们创造了防震减灾的奇迹:大地震爆发之时,滞留井下的员工有1万人左右,但仅有7人震亡,震亡率万分之七!

长期以来,开滦奇迹使人们错误地认为,井下震害比地面要轻。实际上,井下的凶险远比地面大得多。除了巷道冒顶、巷壁崩塌外,更严重的危险还在于,一旦断电,地下水会淹没矿井;一旦停风,各种有害气体会让人窒息;一旦浓度超标,瓦斯会爆炸。

开滦矿务局之所以能够取得防震减灾奇迹,是因为他们在唐山大地震前做了大量的防震抗震工作。他们本着“宁可千日不震,不可一日不防”的思想,始终把井下的防震抗震工作摆在首位,为井下上万名矿工安全脱险制定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

(1)他们为防震工作制定了详细具体的组织领导、宣传教育和技术措施:制度一,一旦发生地震,要害部门领导必须立即到位;制度二,抢险队负责井下险情的排除;制度三,现场管理者即是抗震指挥者……

(2)他们抽调了大批人力物力对井上井下的抗震能力进行了全面检查,并拨出专款进行加固和维修。

(3)他们对井下防震抗震提出具体措施:

为了防备矿井在地震时发生涌水和瓦斯爆炸,他们在制定预防措施的同时,还在矿井改扩建中考虑了井下涌水和瓦斯等问题。

为了应对震后断电,确保井下人员安全撤回地面,各矿都准备了直通地面的撤人安全出口(如风井),并在巷道交叉口的巷壁上画好了醒目的指示路标。唐山大地震当天,许多矿工就是依靠这些救命路标安全回到了地面。[4]

3、大力支持地震报警装置的开发应用

政府应该大力支持有一定科技含量、有效适用的地震报警装置的开发应用,尤其应该重视民用简易地震报警装置的开发应用。

目前,地震报警装置的工作原理有两类,一是基于地震发生后的震动,一是基于地震波的不同性质。前一类报警器,目前国内有80多项发明专利,此外还有众多的民间技艺,有许多人甚至将自己的震动型地震报警器制作技术公布在网上。不过,基于地面震动的报警器有两个难以克服的缺陷,一是误报率较大,二是报警太晚,这使得该类报警器难以真正实现准确即时报警的功能。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真正有效的地震报警器属于后一类。

地震波是地震破坏力的载体。地震波主要分为纵波(简称P波)和横波(简称S波)两类,纵波(P波)的速度快(地壳中传播速度为5.5~7.0千米/秒)但破坏力小,横波(S波)速度慢(地壳中的传播速度为3.24.0千米/秒)但破坏力大。地震发生后,P波先于S波到达地面,两者之间存在几秒到几十秒的时间差,该时间差的大小取决于各地到震源的距离,距离越远,时间差越大。

正是基于地震波的这两种性质,日本科学家研究并开发出了“紧急地震速报系统”。

日本开发的“紧急地震速报系统”可以在探测出地震P波后迅速发出警报,在S波到来之前,为人们争取到几秒到十几秒的宝贵逃生时间。2005年8月16日,日本北部宫城县海域发生7.2级地震,临近震中的仙台市在剧烈震动前13秒接到了强震警报。

从2007年9月开始,日本气象厅开始利用“紧急地震速报系统”向一般市民提供5级以上地震警报。普通市民可以通过电视、广播和专用防灾无线设备接收警报。2008年6月14日早晨,日本东北部(岩手县奥州市与宫城县栗原市)发生7.2级地震。在S波到来前的5.33秒,宫城县大崎市田尻地区地震警报启动,大部分居民及时逃生。这次7.2级强震仅造成9人死亡,11人失踪,233人受伤。

不过,由于“紧急地震速报系统”造价昂贵,动辄数百万日元,全日本还只有少数市町村安装了此系统。[5]

继日本之后,我国也有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地震波报警器,并且在民用、轻便、价格方面取得了突破。

2009年3月30日,成都市美幻科技有限公司研制开发的地震波报警器,通过了有关专家的评审鉴定。该报警器能够在检测到地震P波信息后报警,并可以设定报警烈度,可以发出求救信号(包括求救声音和无线SOS信号)。由于价格低(单价1000多元),体积小,便于携带,很适合普通民众使用。[6]

5·12汶川大地震六大重灾区之一的四川省汉源县距离震中映秀镇约200公里,按照P波和S波的传播速度计算,P波比S波早到汉源县23~28秒。这就是说,如果能够使用上述地震波报警器,可以为汉源县居民争取到20多秒的逃生时间。

当然,监测地震波的报警器也有缺陷,一是离震中越近的地区能够争取到的逃生时间越短越有限;二是有些地震先出现S波,会使报警器失效;三是在技术上仍然存在误报的可能性。

不过,可以预料,随着地震基础研究的不断深入,地震的更多物理化学属性会逐渐被人们所认识,在此基础上,更精确、更有效的地震报警原理会逐渐被开发出来。毫无疑问,这些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远不是民间力量独自可以完成的,它需要政府唱主角,同时也需要政府对民间力量予以支持。

4、立法强制推行建筑安全规范

地震中的房屋是否会垮塌损坏取决于两大因素,一是房屋的抗震能力,如房屋的设计(体形规则、结构形式、抗震设防标准),房屋的施工和建材质量,房屋的建设年代,等等;二是房屋受到的地震破坏力,如地震波的类型(纵波、横波、面波[7]),地震波的破坏方式(上下颠簸、水平摇摆、左右扭转、前三种方式交织作用、“液化”),地震烈度与房屋抗震设防标准之间的差距,等等。

虽然房屋坍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大地震总能暴露出房屋建筑中的各类问题。5·12汶川大地震暴露的建筑问题可谓触目惊心,尤其是成千成千的校舍坍塌,成百成千的孩子被活埋砸死,令人震惊,让人愤怒。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就在那些坍塌校舍的旁边,往往就有震而不坏或者坏而不倒的楼房。

由香港慈善团体“苗圃行动”建造在地震重灾区附近的6所学校都没有倒塌,也没有老师学生受伤。[8]由“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捐助的169所希望小学的校舍基本完好,没有倒塌,也没有师生死亡。其中,中科院希望小学与震后5秒钟就塌为废墟的北川中学“优质”教学楼仅一墙之隔。[9]由四川汉龙集团捐资兴建的5所希望小学,在强震袭来时,都巍然屹立,全校师生没一个受伤。而这些学校当年的造价仅400元/平方米,远低于附近那些倒塌教学楼600元/平方米的官方造价。[10]

那些没有拉筋的预制板残板,用铁丝代替钢筋的横梁残柱,缺少水泥的混凝土残件,没有拉结筋的断柱残垣,向人们昭示着那“有建筑无质量”的严酷现实。

上述情况也广泛存在于其它倒塌的建筑群之中。在这些巨大的反差之中,排除自然、天灾因素,确有许多需要人们反思的人为因素。政府在维护建筑安全方面可以发挥相当大的作用,而这些作用的发挥将会大大提升我国的防震减灾水平。

(1)政府应该通过立法强制淘汰那些不安全的建筑模式。人类使用钢铁混凝土修建房屋的历史并不长,而每一次大地震都以触目惊心的形式,将房屋建筑的问题和缺陷无情地展示在人们面前。地震是人类建筑的老师。人们正是通过一次次地震,吸取教训,总结经验,淘汰落后建筑模式,推进建筑进步。

例如,政府应该立法禁止预制板建筑,并通过各种途径对重点危险区的砖混结构预制板建筑采取加固补救措施。

汶川大地震让四川人明白了,为什么当年唐山人将预制板称为“棺材板”。1976年以前,预制板因为盖楼速度快,价格相对便宜,质量也有一定保障,而在全国范围内大力推广。然而,使用预制板盖房就像搭积木,预制板只是“放”在墙上,并没有与墙体牢固连接。遭遇较强地震时,两堵墙若以不同频率摇晃,预制板就会掉下来,砸向下层楼板,致使房屋倒塌。在唐山和汶川大地震现场,随处可见预制板砸人的血腥场面。

“虽然早在30年前就已经认识到预制板的危害,但由于各方面原因,我国并没有明令要求全面停止预制板的使用,甚至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也是直到2000年以后才在市区内停止使用预制板。在其他地方,预制板的需求仍然非常旺盛。”[11]

再如,政府应该禁止诸如高层屋顶铺瓦之类的有碍抗震的建筑方法和手段。

几年前,笔者所在城市搞形式主义的“穿衣戴帽”美化城市工程,在主要街道两旁的高层建筑屋顶之上,又加修了铺瓦的装饰屋顶。5·12汶川大地震当天,这些高层装饰屋顶上的瓦片纷纷坠落,严重威胁路人安全。

1995年阪神大地震后,日本明令废弃了包括屋顶铺瓦在内的一些不利于抗震的建筑方法。

(2)政府应该及时总结建筑抗震经验教训,适时修订建筑安全标准,并立法强制推行建筑安全规范。邻国日本的经验值得我国借鉴。

日本是多地震国家,全球超过20%的6级以上地震发生在日本。1923年9月1日的8.3级关东大地震造成了包括东京人在内的14万人震亡,1/20的财产化为乌有,9月1日从此成为日本的“防灾日”。日本“防灾日”的实质性内容是,全面启动建筑抗震,日本建筑开始与地震“角力”。此后,每次大地震以后,都有日本建筑人的反思。一次次大地震,一次次修改建筑法规,一次次强化建筑安全标准,甚至不惜建筑公司密集破产。严格的建筑标准使得日本大地震的震亡率大幅度下降。近些年,即使在人口集中地区发生大地震,也只有几人、十几人、几十人震亡。[12]

(3)政府可以通过立法强制实行建筑设计、施工、监理和验收的个人终身责任制。目前,利用计算机网络技术,完全可以对所有建筑环节进行责任性监管。由于公开了地震信息,强震背景透明,公众对建筑安全的参与积极性很高,所以,政府可以利用公众监督强化建筑的个人终身责任制,并加大违法违规处罚力度。

5、谨慎审批大型特大型工程

有一些大型特大型工程不宜修建在有强震背景的地区,例如核电站、有潜在危险(重大污染)的大型特大型化工工程、大型特大型水利工程等等。政府对这些大型特大型工程的审批应该持非常谨慎的态度。

……

为了避免诱发强震,避免次生灾害,应该停建、缓建那些有潜在危险的大型特大型工程,尤其是大型特大型水利工程;并通过完善立法和严格审批程序,谨慎审批大型特大型工程。

6、大力支持建筑抗震技术的研究开发

目前,发达国家的建筑抗震技术研发进展很快,新技术层出不穷,但受制于经济能力和知识产权限制,我国很难直接受益。因此,政府应该大力支持研究开发那些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建筑抗震技术,并大力推广经济适用的建筑抗震技术,必要时可以通过建筑规范强制推广。

建筑抗震技术分为三大类:一曰耐震,即增加建筑物强度,承受地震波冲击。二曰制震或消震,即在建筑物里安装一定的消能装置,破坏并耗散地震波能量。三曰隔震,即在建筑结构与基础之间设置隔震垫,以过滤并减小地震波的冲击。

在当年唐山大地震的一片废墟中,两幢没倒的房屋引起了建筑专家的注意。他们研究后发现,当地人为了防潮,在墙体下垫了两层油毡,地震发生时,油毡减缓了地震波对房屋的冲击,墙体仅在油毡上发生滑动却并未损坏。受此类现象启发,国内外建筑专家研究并开发出了各种隔震技术。

中国工程院院士、工程抗震专家周福霖的隔震层象三明治,一层橡胶加一层钢板,再加一层橡胶和钢板。这样的隔震层,承受力不亚于混凝土,隔震效果明显。问题是造价太高,不适合普通民房。他们正在研究低造价的通用隔震技术。[13]

我们期待着经济适用的各种建筑抗震新技术的诞生!

 

[1] 本报记者:《用战战兢兢的心保护稚嫩生命》,《北京青年报》,2008年5月28日。

[2] 汪成民:《人类历史上首次取得地震预测、预防成功》,2006年12月17日,山风工作室/陈一文专栏/地震预测研究。

[3] 映秀镇小学六年级11岁小女生从6楼跳到田里安然无恙,是需要研究“条件”的,比如地震波的影响,等等。(跳楼详情参见,网易新闻论坛:《关注从六楼跳下的“救灾女孩”》

[4] 张庆洲:《唐山警世录——七•二八大地震漏报始末》,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1月第1版,第227~239页。

[5] 郭一娜:《日本政府推行紧急地震速报系统减少伤亡》,《国际先驱导报》,转引自“中国地震信息网”,2008年6月26日。

[6] 深圳特区报:《国内首个民用地震报警器问世》,《深圳特区报》,2009年03月31日,A15版。

[7] 地震面波,简称L波,是由纵波(P波)与横波(S波)在地表相遇后激发所产生的混合波。其波长大、振幅强,且只能沿地表面传播,是造成建筑物强烈破坏的主要因素。

[8] 实习记者吴冰清:《“苗圃行动”的学校为何屹立不倒?》,《南方周末》,2008年05月29日。

[9] 记者沈亮:《“青基会”169所希望小学基本完好》,《南方周末》,2008年05月29日。

[10] 王任之:《还有多少坍塌的校舍需要调查》,《燕赵都市报》,转引自2008年05月29日,新浪网/新闻中心。

[11] 袁玥:《夺命的是建筑物而不是地震》,《南方周末》,2008年05月29日。

[12] 杨鹏:《日本,地震成就建筑》,《中国国家地理》2008年第6期。

[13] 记者夏杨等:《地震最危险的时候,就是忘记它的时候》,《羊城晚报》,2008年5月15日。


上一页:三、开放的地震预测制度;下一页:结束语


 

发表评论意见  查看评论意见  提交文章讨论

共享下边框

 
版权所有(C) 2008-2016 雅雨-普通人-李尚勇个人学术网站 版权所有
工作单位:四川雅安;地址:四川省雅安市;邮编:625000。
作者E-mail:lsyongs@163.com;电话、手机:发E-mail索取。

   知识产权声明:1、 本网站所有内容,系内部交流,不允许链接;2、引用请注明出处;3、非经本人书面允许不得转载;4、若要出版本网站文字,请与作者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