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上边框
       
  书稿:《求解地震预报的制度困局》——李尚勇著
 
 

雅雨首页 李尚勇文集 制度反思 学术专著 人口困局 留言评论 

  当前有:1149人正在访问本网站 本专栏访问人次:156310.

地震预报尴尬局面的制度原因及其出路(12)>>地震预报的现实可能性>>正文


李尚勇:2008年9月18日征求意见稿

上一页  下一页

>>去评论


四、地震预报的现实可能性

1、我国地震预测的综合优势

可见,我国的地震预测水平表现为一种综合优势。“主流”预测虽然在短临预测方面无能为力,但却拥有中长期预测优势;“非主流”预测不仅拥有短临预测优势,而且还能够作一些中期预测;群测群防虽然已被抛弃,但如果重新启用则拥有监测危险地区大范围微观和宏观异常的优势。

而且,“非主流”预测手段和群测群防“土办法”都处在不断的进步和扩展之中。“非主流”预测手段从最初关注地下(如地应力、地电、地磁、地下水),到关注天上(如气象、天文),再到关注空间物理参数(如次声波、磁暴)。如果“非主流”预测手段得到重视,将会有更多的物理化学参数被地震科学家关注,这将是一个不断扩展、筛选、淘汰和确认的过程。随着经验的积累和认识的深化,科学家会锁定那些对地震前兆具有重要意义的物理化学参数,从而形成更为可靠的短临预测手段系列。

原包头钢铁设计院计算站技术员孙威,在设计院的支持下,自行研制出了监测地倾斜、地重力、地应力、土地电、磁偏角的先进仪器,这5种仪器能连续自动记录监测数据,实现了地震信息的连续可见,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

科技进步也会对群测群防的“土办法”产生深刻的影响。过去,那些“土办法”采用人工观测,手动计算;今天,可以采用一些先进的监测技术,而监测数据则可以利用计算机进行处理,甚至可以利用网络集中处理。这将大大提升群测群防的监测预测能力。

显而易见,我国地震预测综合优势的发挥需要一些基本条件,例如,实行“专群结合、土洋结合”的方针,多部门多学科的合作,地震预报体制的改革,等等。

黄相宁:如果将一个国家地震预测的整体水平打一个比方,那么,美国的地震预测水平是小学生,日本是初中生,前苏联是大学生,中国是博士后。

2、满足制度条件,地震可以预报

我国地震预测的现实水平和综合优势决定了实现地震预报的现实可能性。试想一下,假如地震部门能够综合使用我国的地震预测力量,并发挥他们各自的优势,比如,让“主流”预测在理论探索的同时做好中长期预测,让“非主流”预测重点做好短临预测,在重点危险地区布设群测群防监测点,让其密切关注各类微观和宏观异常,在危险区域震情会商会上广泛吸收“非主流”短临预测意见和群测群防的前兆异常信息,那捕捉住大地震的概率该有多大呢?

实际上,通过40多年孜孜不倦的艰苦探索,我国“非主流”预测在短临预测技术手段方面已经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而有些研究者取得的成就更是令人鼓舞。

《中国工程科学》杂志2007年第7期发表孙威的论文《破坏性地震是可以预测的》时加了“编后记”(摘录):

孙威先生自1975年以来,潜心地震预测的探索和研究,顶着各种因难和压力,孜孜以求,积数十年心血,终于研制成功能够监测到地震前兆的高灵敏仪器,发现了能用来指导地震预测的“孕震物理模型”,总结出实用分析预测方法。

他依据自己的研究成果,自1999年至2006年先后就辽宁岫岩5.6级地震、内蒙古5.9级地震、印度洋8.7级地震、河北文安5.1级地震、美国加州5.0级地震等,进行了地震前兆的重复和再现性试验,实际预测成功率达75%以上。

目前75%的预测成功率只是在个别宽容、友好单位,如辽宁省地震局、中科院物理所、北京电业中学等,美国加州有关地震专家,以及少而又少的业余监测人员的鼎力相助下取得的。

如果有关部门能给孙威实际支持,使其研发的监测仪大量生产,在地震多发的城市和地区建立监测台网,培训监测专业人员,地震预测成功率必将有更大的提高。

当然,这里的“地震预测”绝不是罗伯特•盖勒的那个以疏散居民为目的“确定性预测”概念,而是权威部门(地震部门)为居民的自主避险提供的权威依据。(后面第五章将会说明为什么要采取“居民自主避险”方式)

1999年“地震能否预测”网上争论的发起人英国地震科学家(英国爱丁堡大学地质与地球物理系教授)Ian Main在其开场白中,为地震预测下了一个实事求是的定义:“地震预测。这里,我们通常在观察前兆信号的基础上试图对迫近地震的某些特点进行预测。该种预测仍然是概率性的,即准确的震级、时间和位置未能准确或可靠的给出。但是,在观察到的前兆和而后发生的地震之间有超过偶然机会的某些物理联系。”

在Ian Main地震预测的意义上,如果地震预报的制度条件能够满足地震预测现实水平的要求,地震短临预报是可以实现的。简单地说,这个制度条件就是地震预报制度能够与地震预测的现实水平相适应,在目前的科学水平和技术条件下,就是要采取开放型地震预报制度。这意味着,地震预测预报的目的不再直接指向大规模疏散居民,而是为公众的自主防震避险决策提供权威依据;意味着政府向公众公开所有地震预测信息,由公众自主行使防震避险决策权;意味着地震部门采取开放的地震工作方针,广泛吸收“非主流”预测和群测群防参与地震重点危险区的地震预测工作。(后两章将诠释地震预报的这个制度条件)

可以预见,如果能够满足地震预报的上述制度条件,那么,随着地震科学家对地震机制和前兆机理认识的深化,随着“非主流”预测和群测群防经验的积累,短临预测的成功率将会逐步提高。

更为重要的是,随着“主流”科学家对“非主流”预测方法的深入研究和广泛使用,“主流”、“非主流”的界限将日渐模糊并趋于消失。

笔者的研究表明,地震能否预报不仅取决于地震预测水平,而且取决于地震预报制度能否与地震预测水平相适应,最终取决于地震预报在什么样的制度条件下发布,以及以什么形式发布,而所有这些问题都与地震预报制度密切相关。过去地震预报的一些重大失误(如漏报大地震),与其说是科技原因,毋宁说是制度缺陷使然。

正是在上述意义上,笔者认为,关于地震短临预报的任何悲观的论点和无所作为的论点都是错误的。

3、趋安避险从来就是人类的理性选择

如果从历史视角评述“非主流”预测的意义,人们一般拿早期的天气预报与之相比。笔者倒是觉得,“非主流”预测对于今人的意义,犹如中医对于古人的意义。

自从人类诞生就有疾病,有了疾病必然就要寻求各种医治的方法。在人类文明初期,医疗活动大多由神职人员兼任,对疾病的解释和治疗往往带有宗教迷信色彩。医疗经验的积累和总结催生了传统医学,其理论基础发展为自然哲学。中国传统医学(中医)开始于春秋战国时期,它总结以往的医疗经验和学术理论,尽可能地吸收当时的科学成果,运用唯物和辨证的方法解释病理,并作出诊断、治疗和预防。这一传统一直传承至今。

现代医学(西医)基本上是近代的产物,它起源于西方,脱胎于传统医学。受近代数理研究方法的深刻影响,现代医学日益走向“精确”。因为研究成果斐然,临床效果显著,西医逐渐成为“主流”。

从历史上看,19世纪西医传入中国以前,中医是我国的“国医”。与各国传统医学一样,中医最大的特点就是实用性,它的现实目的是为病人解除痛苦,延长生命。诚然,中医对于病理药理的研究不够深入,但是,人们并没有因为它的研究不深入而拒绝就医。

700年前,欧洲暴发鼠疫,25%的欧洲人因此失去了宝贵生命,而在我国2000年历史中,虽也有过瘟疫流行,但从未有过象欧洲那样的惨痛记录。几千年来,中医庇佑着我中华民族,使中华儿女能够战胜疾患,绵延至今。没有中医的中华民族,是难以想象的。

对于短临预测来说,今天的“主流”预测与19世纪前的西医相似,还处于寻找方向,寻求突破的阶段。要想有西医一样的成就,成为短临预测的主流,“主流”预测还需要一个漫长的时间。与中医一样,“非主流”预测虽然对地震机制和前兆机理的研究不够深入,但它的目的却很现实,那就是利用前兆信息预测地震,尽可能避免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从长远来看,通过高水平科学研究去实现精确的短临预测,无疑是正确的。但问题是,实现这一目标所需要的时间遥遥无期。正象古人不能毫无希望地苦等西医的出现一样,今人也不能苦等“主流”预测的缓慢成熟,而无所作为。同样,古人不能因为中医不成熟就拒绝就医,今人也不能因为“非主流”预测理论不成熟就放弃预测,听天由命。

与此类似的还有台风预报。虽然科学家至今仍无法科学解释台风的成因,但由于气象卫星和雷达监测技术的运用,今天的台风预报技术已经比较成熟。利用气象卫星资料,可以确定台风的中心、强度、移动方向和速度,利用监测雷达和各种气象资料,可以预测台风动向,登陆的时间地点,以及各地狂风暴雨的情况。这对防止和减轻台风灾害起到了关键作用。50、100年前,由于缺乏预测台风的技术手段,台风灾害比今天更为险恶。那时,除了祈求神灵庇佑,渔民出海前往往会运用那些世代相传的土办法预测台风,而那些土办法也曾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台风灾害对渔民的伤害。没有成熟手段就放弃预测,这不是正常思维。

孙威至今也没有弄明白,是什么机制使他的仪器接收到数千公里之外的孕震信号。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SW系列仪器接收信息。一代有一代的使命,“机制”之类的高深基础问题,可以留给后人去解决。

人类与生俱来就有主动预测危险以避之的本能,同其它生存本能一样,随着社会进步,人的趋安避险本能逐渐为特定的社会功能所取代。正因为如此,现代社会对其成员的安危负有神圣的责任,这种责任不容推卸。

 


丁朝模:孙威《破坏性地震是可以预测的》编后记,《中国工程科学》,2007年7月第9卷第7期。笔者作了少许文字修订。


上一页:3、非主流短临预测的三个基本条件;下一页:第四章 封闭型地震预报制度的缺陷


 

发表评论意见  查看评论意见  提交文章讨论

共享下边框

 
版权所有(C) 2008-2016 雅雨-普通人-李尚勇个人学术网站 版权所有
工作单位:四川雅安;地址:四川省雅安市;邮编:625000。
作者E-mail:lsyongs@163.com;电话、手机:发E-mail索取。

   知识产权声明:1、 本网站所有内容,系内部交流,不允许链接;2、引用请注明出处;3、非经本人书面允许不得转载;4、若要出版本网站文字,请与作者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