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上边框
       
  书稿:《求解地震预报的制度困局》——李尚勇著
 
 

雅雨首页 李尚勇文集 制度反思 学术专著 人口困局 留言评论 

  当前有:501人正在访问本网站 本专栏访问人次:154415.

地震预报尴尬局面的制度原因及其出路(8)>>唐山大地震漏报引发的变局>>正文


李尚勇:2008年9月18日征求意见稿

上一页  下一页

>>去评论


2唐山大地震漏报引发的变局
——制度缺陷的必然结果

前面的分析说明,唐山大地震漏报的根源主要不在于科技水平和地震预测水平,而在于我国地震预报制度的缺陷,在于这个制度本身(后文还将更深入地分析现有封闭型地震预报制度的缺陷)。然而,唐山大地震以后,有关方面并没有反思制度缺陷,并没有通过制度建设和体制改革去继续我国地震预测预报的辉煌。相反,这个制度的更为深刻的缺陷,引发了我国地震预测预报的令人痛心的变局。

7•28大地震的当天上午和晚上,最高决策层两次召见国家地震局领导,同时,又专门召见了在震前14天正式作出了短临预测的地应力地震预测专家黄相宁。这给国家地震局领导造成很大压力。

在7·28大地震之后的几个月里,地震工作者遭遇了非常尴尬的处境:

唐山人满腔怨愤的认为,地震工作者失职!渎职!一封封愤怒已极的来信,飞向国务院,飞向国家地震局。他们要求法办渎职者,要求枪毙国家地震局局长。

没日没夜工作在唐山废墟上的地震工作者冷不丁就会遇上:雨点般飞来的石块、举着扁担追来的大汉、脏话、唾沫……他们的汽车被砸,他们的仪器被扔。

在公共场所,如果有人不小心暴露了身份,唐山人就会围住他们,向他们发泄心中的愤恨和怒火:“饿死他们!”“疼死他们!”“枪毙他们!”

7•28唐山大地震的漏报,使国家地震局的官员承受着巨大压力,而地震专家则内疚、痛苦、沮丧,有的还后悔,也承受着巨大压力。

然而,这个压力太大,它不仅没有转变为努力向上的动力,相反,巨大的压力与地震短临预报的高难度一起,最终压塌了我国地震预测预报体系。

虽然,目前还没有确凿的史料来说明国家地震局“180°转变”的细节,但是,已经发生的事实雄辩地说明,这种转变的确发生了。

(1)由“地震有前兆,可以预测预报”转向了“地震不能预报”。

唐山大地震以后,国家地震局控制舆论,统一口径:唐山地震前没有预兆,地震预报是科学上无法解决的问题。“地震不能预报”从此成为部门标准,我国地震预测预报的所有成绩,尤其是青龙县成功发布临震预报的成就,成为地震界的“禁忌”。

耿庆国:唐山地震后,在中国地震界形成这样的局面,说地震不能预报的是科学家,说地震能够预报的是骗子。

(2)李四光的“地震地质和地应力相结合”的地震预测理论被质疑,“地震地质—地应力”预测方法被否定。李四光的“地质力学”专业和课程在大专院校也被撤销。

1977年(唐山大地震的第2年),地应力被判为不予支持不予发展的监测手段。这意味着自生自灭,仪器坏了就得停。到1981年,全国原有的100多个地应力观测站,只剩下10多个(第117页)。取而代之的是用高精尖仪器布设的国家地震台网——主要用途是记录地震,并在震后迅速报出震中、震级等参数。

黄相宁在看过本文二稿后,电话告诉笔者一个历史细节:1970年代,西南地质大队在汶川县映秀镇(5·12汶川大地震的震中区)建有地应力观测台,该台当时曾为西南地区地震预测提供了许多重要数据。1980年代初,该台被迫撤消,以至汶川8.0级地震的地应力数据缺失。目前,在整个西南地区,真正的地应力观测台站一个也没有。

(3)“以预防为主、专群结合、土洋结合”的方针被否定,群测群防“自生自灭”,所剩无几。

黄相宁:1980年代,在泉州开了一次会,就把群测群防的土地电、土应力、土地磁全部否定了。今后在地震系统,一律不开展这种方法的观测。

山海关一中退休教师吕兴亚的水氡观测点是唐山大地震后少数幸存的群测点。从1970年到张庆洲采访他的30年间(1998年退休),吕兴亚一直坚持水氡观测。他每天骑自行车往返17公里取水样,然后化验、记录、画图,从未间断。他的“报酬”是,从1980年代起每天0.1元,1990年代末涨到每年360元。(第44页)

3变局造成的严重后果

(1)“非主流”地震预测处境艰难,难有作为。以地应力地震预测为例:

1980年代以来,黄相宁的地应力地震预测小组在地应力观测站所剩无几的情况下,继续坚持地震预测,并多次基本准确地作出了年度和短临预测,但成功率难以提高。黄相宁说:“我们预测的准确率不高也有数据来源太少的原因,由于上世纪70年代以来,地应力台站相继撤销,我们借以收集地震信息的手段就大受限制。”

(2)由于“主流”科学家关注的是地震活动的物理细节及其规律,纯理论研究(而不是预测研究)占据统治地位,再加上地震预测的高风险(成功率太低)和“地震不能预报”的部门标准,诱使大批新老地震工作者逐渐远离了地震预测,而且,重大或重点地震科研课题也越来越远离预测预报。

资深记者顾迈南:(1980年代初)由于指导思想上轻视实践的观点尚未得到根本的纠正,这些台站在人力物力等方面还得不到应有的支持。有些水平较高的科技人员已经或正在脱离观测和预报的第一线,逐渐往所谓的“纯”理论研究方面转……这些都使震情的监测和预报工作受到了削弱。(顾迈南、刘剑钊和郭远:《地震预报——一个不容忽视的重大课题》)(第279页)

耿庆国:唐山地震后,在中国地震界形成这样的局面……科研课题一定要远远的是聪明人,结合地震预报搞科研课题的是傻瓜。

(3)唐山大地震后30多年来,我国地震短临预测水平不进反退。

30多年来,即使经过了改革开放的体制大变革,我国地震预报制度的主要缺陷依旧,而某些缺陷弊端更甚。由于否定了“非主流”预测方法,否定了“以预防为主、专群结合、土洋结合”的方针,否定了群测群防,也由于一大批优秀地震预测专家远离了地震预测,地震科研远离预测预报……我国地震短临预测水平不进反退。

2006年初,黄相宁接受凤凰电视台采访时说,唐山的灾难在今天的中国不可避免,因为现在中国没有当初的预测预报能力。“今天中国的地震预测预报的水平,我认为比唐山地震之前,大幅度地下降、下滑”。同年7月,在《新闻晨报》有关“记念唐山大地震30周年”的报道中,黄相宁更是语出惊人:不排除当今还会发生唐山那样大地震的可能,类似唐山大地震的悲剧仍可能重演。

地震预测专家不幸言中!

不到两年,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四川汶川发生8.0级大地震,震前没有短临预报示警!

截至到2008年8月11日12时,“5·12”汶川大地震已造成69225人遇难,17939人失踪,374640人受伤。其中,中小学生死伤最为惨重!

汶川大地震漏报的制度原因同唐山大地震漏报基本相同,而且,它还是唐山大地震漏报引发变局的直接后果。

有人曾总结了自然科学史上的这样一个“规律”:只有当某一学科的权威学者去世以后,该学科才有可能突破禁锢,走出徘徊停滞的困境。例如物理学。笔者为人性的弱点悲哀,也为科学的春天祈祷。

然而,地震科学人命关天。普通学科的徘徊停滞大不了推迟人类文明进程,但地震学徘徊停滞,却往往以成千成万鲜活生命的瞬间消陨为代价,而且,这样的悲剧,在我们这个星球上,正在一次次地反复发生。

 


京津唐渤张震情的主管官员向最高决策层汇报:唐山地震十分出人意外,震前没有出现像邢台、海城那样的前震。震前什么宏观、微观前兆都没有,故它是一次突发性地震。这种突发性地震是不可预测的,根本不可能预报预防。(第100页)(笔者注:没有前震是事实,没有前兆异常是撒谎)

钱钢:《唐山大地震》,当代中国出版社,1996年版。

凤凰电视台电视片:《唐山地震二十九年祭》。

笔者去了中国地质大学地球科学学院的网站查看。在该院仅有的本科3个专业(地质学、地球化学和资源环境与城乡规划管理)的教学计划和开设课程中,没有“地质力学”课程。网址:http://dxy.cug.edu.cn/jxpage/kskc.htm#84

凤凰电视台电视片:《唐山地震二十九年祭》。

记者刘晶:《地震预报:科学的世界难题》,《中国国家地理》2008年第6期。

凤凰电视台电视片:《唐山地震二十九年祭》。

《新闻晨报》:《专家称唐山地震前已做出地震预报意见》,转引自《腾讯新闻》, 2006年07月28日。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四川汶川地震抗震救灾进展情况 已确认69225人遇难》,新华网,2008年08月12日。


上一页:六、具体预报制度的严重缺陷及其后果;下一页:第三章 我国地震预测预报的现实水平


 

发表评论意见  查看评论意见  提交文章讨论

共享下边框

 
版权所有(C) 2008-2016 雅雨-普通人-李尚勇个人学术网站 版权所有
工作单位:四川雅安;地址:四川省雅安市;邮编:625000。
作者E-mail:lsyongs@163.com;电话、手机:发E-mail索取。

   知识产权声明:1、 本网站所有内容,系内部交流,不允许链接;2、引用请注明出处;3、非经本人书面允许不得转载;4、若要出版本网站文字,请与作者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