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上边框
       
  书稿:《求解地震预报的制度困局》——李尚勇著
 
 

雅雨首页 李尚勇文集 制度反思 学术专著 人口困局 留言评论 

  当前有:1159人正在访问本网站 本专栏访问人次:156318.

地震预报尴尬局面的制度原因及其出路(6)>>学术争论及其后果>>正文


李尚勇:2008年9月18日征求意见稿

上一页  下一页

>>去评论


五、学术争论及其后果

1、东西学术之争

历史资料显示,唐山大地震漏报的种子,在1975年前后就已经播下了……

(1)1975年1月,国家地震局召开一年一度的全国地震趋势会商会。会上,地震科学家对中国东部1975、1976年地震形势的分析出现了严重分歧。

以分析预报室副主任、主管华北震情的官员为代表的专家主张“东部无震”。他们认为,我国东部地震活动自1969年渤海地震后已趋减弱,问题不大了。今后1、2年的主要危险在我国西部,战略上要转向川滇一带抓8级大震。

以分析预报室京津震情组长汪成民、北京地震队耿庆国和地震地质大队黄相宁为代表的青年专家主张“东部有震”。他们认为,“东部无震”的观点对东部形势的严重性估计太低,既与实际情况不符,也与半年前国务院69号文件的提法相矛盾。

由于双方争执不下,局领导同意分析预报室在会商会上作了两个独立的报告:东部与西部地震形势报告。此后,双方的争论一直持续,并不时出现冲突。(第157页)

(2)虽然学术争论是平等的,但主张“东部无震”的专家、官员掌握着地震预测预报的决策权,在预测业务中明显处于主导地位。而且,1975年2月的辽宁海城地震和1976年4月的内蒙古和林格尔、河北大城地震,都没能改变他们的错误观点。

1976年5月底,云南龙陵先后发生7.3级和7.4级地震。这次地震使有关领导认为, “东部无震”和“主要危险在西部”的观点是正确的。随后,分析预报室负责业务的领导先后去了四川,他们工作的重心转向了西部。而且,监视京津地区的一些技术力量、仪器设备也从京津唐地区抽调到了川滇。(第164页)

2、主流与非主流之争

东西之争是具体学术观点的分歧,而地震预测方法的分歧则更为深刻,以致于这种分歧争论竟然搞得水火不容。

1971年,国家地震局组建初期有三方面的科学家力量参与地震预测,一是以李四光为代表,以地质力学方法为主的地质部专家;二是以翁文波为代表,以预测理论为主的石油部专家;三是以地球物理方法为主的中科院专家。这三部分专家依据自己的理论提出了四种地震预测方法:

(1)“主流”的地球物理方法。由于地球物理方法是由留学西方的学者们带回来的,代表着发达国家的高科技成果,在国内学术界的地位相对较高,成为“主流”研究和预测方法。这种方法使用从西方进口的高精尖仪器监测危险区域,期望通过精确监测危险断层物理状况的细节,找出地震活动规律,从而预测地震。

例如,这种方法目前对于有前震的地震类型是有效的。在邢台地震中总结出来的“小震密集→平静→大震”的地震活动规律,曾为海城地震的成功预测提供了基本依据。

(2)李四光提出的地震地质和地应力相结合的方法。按照李四光的学说,地壳里有很多断裂的岩层,在这些岩层结构里面,最受力的地方最容易发生地震。当地下应力的积累超过了岩层的弹性极限,就会破裂产生地震,因此,测量地应力的变化过程就可以预测地震。

该方法首先要进行地震地质调查,即在地壳中寻找危险区域,再布置地应力观测台网,连续测量地应力变化,从而掌握危险岩层从受力开始直至破碎的地应力变化情况。地应力地震预测专家可以根据历史和监测数据的变化情况,预测地震发生的区域、震级和时间。

地应力台可以制成简易仪器,方便群众观测,从而成为“群测群防”的重要监测手段之一。

(3)观察地球物理、化学、生物和气象等一系列异常变化的方法。这是由上面两种方法派生出来的一些辅助观测手段。

土地电、地磁(磁偏角)、地温、大地微动形变、次声波等物理指标,可以通过简单原始的观测手段进行监测;水质、微量元素含量(如水氡)、气象等指标,可以通过简易仪器监测;而地下水位、天气异常、动物异常、地声、地光等宏观异常现象,可以发动群众观察。这些都是“群测群防”的重要监测手段。

(4)石油部的翁文波的信息预测方法。这种方法运用预测学理论来研究地震发生的规律,从而预测地震。

例如,他们利用历史文献和“取象比类”方法来预测地震。所谓取象比类,就是根据被研究对象与已知对象在某些方面的相似或相同,推导在其他方面也有可能相似或类同。它本质上是通过类比推理形式去把握和认识对象世界的联系。

这种方法也可借用一些简易自制仪器来观测。

这四种地震预测方法一开始就存在分歧和冲突,但一开始,这还只是科学家之间的分歧和冲突。由于地球物理方法占据“主流”地位,“主流”科学家也就掌握了地震预测预报的领导权和决策权。这还不算最糟,最槽糕的是,我们的地震预测预报制度缺少学术兼容性,悲剧似乎已经不可避免。

1971年4月,地质力学泰斗李四光在北京逝世。此后,他的“地震地质和地应力相结合”的方法明显受到排斥,在李四光直接指导下建立起来的地质部地震地质大队的工作开始走下坡路。1975年(距唐山大地震1年多),唐山地震危险区的跨断层微量位移测量被迫停止,原因是“不给经费了”……(第108页)

 


主管京津唐渤张震情的副主任去四川处理报而未震造成社会混乱的问题,7月中旬回京。

记者刘晶:《地震预报:科学的世界难题》,《中国国家地理》2008年第6期。

所谓地应力,是指存在于地壳中的应力,它包括由地热、重力、地球自转及其他因素产生的应力。

记者刘晶:《地震预报:科学的世界难题》,《中国国家地理》2008年第6期。


上一页:四、唐山大地震漏报的科技和政治原因;下一页:六、具体预报制度的严重缺陷及其后果


 

发表评论意见  查看评论意见  提交文章讨论

共享下边框

 
版权所有(C) 2008-2016 雅雨-普通人-李尚勇个人学术网站 版权所有
工作单位:四川雅安;地址:四川省雅安市;邮编:625000。
作者E-mail:lsyongs@163.com;电话、手机:发E-mail索取。

   知识产权声明:1、 本网站所有内容,系内部交流,不允许链接;2、引用请注明出处;3、非经本人书面允许不得转载;4、若要出版本网站文字,请与作者联系。